神旅 第一章 奇事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仙侠 > 神旅 >

第一章 奇事

第一章 奇事

发表时间:2019-01-20 20:53:38 作者:無盡

“shit!倒霉透了。”一个刚满16岁的男孩走在路上自言自语......

他捂着头,倒是不怕路人看到他刚刚撞到了电线杆。只顾边走边在心里抱怨着这个社会。心中怒道“敢不敢让我再踩到个香蕉皮!”

从小好像就与运气这东西就和他无缘,自己希望的事情从没有发生过。更悲催的是,他的麻烦事也是从来都没断过。像无意中撞到电线杆这种事,他遇到的次数连他自己也数不清。他曾多次在想自己是不是上辈子是个丧尽天良的混蛋?而这辈子,一直再还上辈子欠下的债......

走着走着,他停了下来。

车站上站着不少正在等车的人。站在车站上,他也静静等待着回家的公交车。

车还没来,他开始回想今天上课学到的东西。

这是他每天必做的事情,毕竟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已经是一名初3临毕业的学生了。还剩不到一年的时间,让他感觉有些紧凑了。

车子来了,他准备上车。车子停稳后,前面的人一个一个都上去了。“到自己了。”他心中这样想着。

一迈退,脚却被车子的台阶绊住了。他赶紧双手扶地,以免身体直接栽在车子上。他爬起来,快速拿着车卡刷了一下,找个座位坐下了。

他心中想到“又是这样,老天是在玩弄我吗?为什么总是让我出丑?总是让我错过很多事情?总是让我事事不顺心,这到底是为什么?”他怎么也想不出个有直接关系的所以然来。

车子过了一站,上来一位老大爷。他想着,如过真是我前世做多了坏事,那么这世我就多做好事来弥补吧。

“大爷,坐这里吧。”他说着给这位老大爷让了座位。他隐约感觉到,他的旁边有一位中年人看着他的所做,点了一下头。

车上已经没有多余的座位了,他握住了扶手一直到家。

下了车,他像家里走去。院子里的一个阿姨见他问道“小轩啊,见到萧萧了吗?”小轩回道“应该在我后面吧,今天我们没一起回来。”

上了楼,打开家门,他对里面说道“妈我回来了。”厨房也传出一句“回来了啊,先去做作业吧。一会就能开饭了。”男孩看着这个不算富裕的家,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开始做作业。

写着写着,他发现笔不出水了。他抱怨道“真倒霉。”他打算出门买个水笔芯。于是便对厨房道“妈,我出去买个笔芯。”人向家门走去。厨房传来音声“快去快回,快要开饭了。”男孩回了一句“嗯,知道了。”

刚出楼道便听到有人叫自己。“秦茗轩!”

秦茗轩回头一看,原来是他的朋友韩萧。韩萧住在他家楼下。两个人从小在一起玩,上学也在一个班里。所以关系一直很好。

韩萧问“准备去干嘛?”秦茗轩说“刚才笔没水了,准备去买盒笔芯。”韩萧道“我和你一起去吧?”秦茗轩看了看他,说道“走吧。”

两个人一起向商店走去...

路上韩萧问了他一切历史课上的东西。秦茗轩对历史很感兴趣,所以他的历史学的挺不错的。他仔细的回答着被问到的问题,不一会两人就走到了商店。

秦茗轩说“老板,拿一盒笔芯。”老板拿出两种盒子的问他要哪一种。他指了下便宜的盒子,说“就这盒了。”付了钱,拿着笔芯的秦茗轩和韩萧一起往回走。走到院里的小花园时,有人叫住了秦茗轩。

那是彪子,是这片学校学生们公认的混混。

秦茗轩看了看对方,他知道对方也住在这个小区,这会碰到他挺倒霉的。

秦茗轩向对方问道“怎么了?”

彪子知道他总是出丑,想捉弄捉弄他。便道“你去把活动中心的象棋拿出来,我要在这研究研究怎么玩的。”秦茗轩说“你又不会,干嘛让我去拿。”彪子一听急了,“叫你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

这时韩萧对他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吧。”

秦茗轩看了看彪子,还是打算过去帮他拿象棋。刚走两步便感到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猛的回头,看到彪子伸出右腿正笑的开心。他赶紧扶地,韩萧把他拉了起来。虽然盒子里的笔芯倒是没有洒出来,但是盒子被压扁了。

看着被压扁盒子,秦茗轩怒道“你想干嘛?”彪子明显正高兴,没头没脑的,又想是故意的回了一句“不好意思啊,我有时管不住自己的腿。”

彪子明显没考虑那么多,秦茗轩虽然运气差但不代表他好欺负。

秦茗轩也被彪子这句话气急了,对他说道“那我就帮你管管。”说着便捡起旁边树坑的土块就像彪子砸去。彪子虽然是小有名气的混混,但也只是在学校里的名气,他本身也只是个学生。

看着土块袭来,彪子本能的想用胳膊挡开土块。可是跟不上反应,土块“啪”的一声就砸在了他脸上。虽然没有砸烂任何地方,但是明显被打到了,还搞得灰头土脸的。

彪子也急了,抬手就给了秦茗轩一拳。紧接着又是一脚,秦茗轩反应不及被踹倒在地。韩萧上去拦着彪子,对他说道“都是同学,有话好好说。打起来,面子上谁都不好看。”

彪子毕竟在学校也是有些名气的人,他也根本不管这一套。他脑子里全都是被秦茗轩仍中了,面子上很难看。他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来发泄一下。

他一把推开韩萧,照着秦茗轩一脚踹去。这时秦茗轩倒地还没起来,只得用双臂去抵挡。而韩萧被彪子一把推开,心里也燃起一股邪火。

韩萧一手拽开彪子的右手,对着彪子的脸就打了一拳。秦茗轩赶紧爬起来,双手握拳对着彪子就是一通乱捶。一个人彪子很好应付,但是两个人彪子就应付不过来了,慢慢向后退去,只得被动挨打。

彪子心里,越来越不顺气。被两个人这么打,自己的脸面都丢光了,以后还怎么在学校混?最关键的是,韩萧居然就因为自己推了他一下,敢和自己动手。这根本就拿他当回事,他把这看成对自己的挑衅。

彪子深吸一口气,一手挡开对面迎来的拳头,另一只手向着对面全力打去。

这拳来势凶猛,速度也很快。秦茗轩来不及闪躲,不幸的被这突如其来一拳打中了。彪子趁着这机会推了秦茗轩一把,又补了一脚。秦茗轩向后倒去,倒霉的他正好倒在小区旁边电厂的水渠旁。

这水渠很大,几乎小半个市的供电供水都来自于这里。秦茗轩扭头看到水渠时,心里不禁打起鼓。“这要掉下去,那不就淹死了。”

彪子不顾韩萧的拳头迎来,一把推开了韩萧。虽然又挨了韩萧几拳,但是现在他看到自己可以把秦茗轩推下水渠,他的心情出奇的好。好像这样自己会无比爽快一样。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彪子也决定这么做了。

彪子一脚踢在秦茗轩腰上,用力一蹬,便把秦茗轩蹬进了水渠。

水渠虽然有围栏,但是围栏下的空隙正好比秦茗轩的身体稍大一些。倒霉的秦茗轩就这么被彪子一脚蹬了下去。

落入水中的秦茗轩被猛的灌了一口水,他赶快吐出嘴里的水。但是入水前没有吸入空气,他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长时间了。

慢慢的他感觉自己的意识越来越难以凝聚了,他知道自己一旦没有意识了基本就挂定了。

他心里想着,看来倒霉的运气终于要结束了。按照自己今生的情况,下辈子就算不是很富裕,但是也应该不用很为生计去奔波。

这时,反而开始期待下辈子的生活了。美好的幻想一幕一幕的在眼前浮现着,他很想将以这个梦就这样一直做下去,永远也不会醒来。就在他感觉意识马上就要失去的时候,意识里出现一个声音。

“想活下去吗?我可以帮你改变你的生活。愿意跟我走吗?”他意识快要消失,不加思索的就答应了那个出现在自己脑海里的神秘声音。

艰难地睁开双眼,抿了下有点干裂的嘴唇。秦茗轩发现,映入眼帘的居然是一片星空。上面没有任何云彩,他可以直接看到星空中的情况。

纯黑色的星空,略带一丝蓝意。显得整个宇宙生机勃勃。一扭头,他看到了太阳。整个太阳好像一个炽热的大火球,点了整片星空。

看过了太阳,秦茗轩的视线被飞来的火珠吸引了。那是星星,旅行在星空的流浪者。不过他只看到了星星和太阳,那么,月亮呢?

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音声“醒了,恢复能力挺快的。”秦茗轩发现自己并没有死去,他猛然想到在水中那意识里的声音和这个男人的声音可不就是一样的。

秦茗轩问道“你救了我?这是哪里?”那人对他笑着说道“当然是我,别人还有谁会救你?至于这里,很明显是月球,亏你还是地球人呢。这都看不出来。”秦茗轩看了看脚下,果然和电视里看到的月球情况一摸一样。坑坑洼洼的灰白色好似对着秦茗轩不停的诠释着这就是月球的最好证明。

但是,秦茗轩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向那不知名的男子问道“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压力?”那男子回答道“我下有禁制,不然在这么大的压力挤压下,你就早挂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秦茗轩答道“秦茗轩。茗茶的茗,轩阁的轩。你呢?”那人笑道“小子,我叫杜岚。以后你就跟着我混了,先把你带回门派再说。”

秦茗轩忙问他“门派?什么门派?喂,怎么不说话啊......”

看到对方完全不鸟自己,秦茗轩索性也就不问了,反而看起了热闹。

杜岚这家伙正在往几个破烂的不行的几个断柱上摆放着几种发出不同光芒的石头。而脚下则是刻着一种看不懂的花纹的石板。

石板的边围正好和断柱相照应,放入奇妙石头的断柱则发出幽幽碧光。

会发光的石头,秦茗轩从没见过。更没见过眼前这会发出绿光的断柱。“这不科学......”秦茗轩没头没脑的冒出这么一句。杜岚回头看了看他,摇了摇头又继续手上的工作。

这一切都让秦茗轩感到新奇。就从杜岚能把他带来月球也不怕压力,就和神话中的仙人一样。虽然秦茗轩也看过玄幻小说。不过,他从没相信过。而现在,更是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让秦茗轩莫名的激动起来。

秦茗轩开始认真的在心中记着杜岚的动作,他觉得这有可能就是回到那个所谓门派的方法。更何况,这神奇的东西他也很像自己亲手尝试尝试。

这时,杜岚回头说道“好了,跟我站上来。”

秦茗轩走了上去,左右看了看问道“传送用的吗?”

杜岚说道“恩,没错。没想到你还猜得到传送阵?”秦茗轩抱以鄙视的目光回答说“小说里都写烂了的情节了。不过,真没想到真的有。而却,还是近在眼前。”杜岚笑道“你小子。好了,我们先回玄元星在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神旅

神旅

  • 评分:5
  • 简述:经典仙侠
  • 字数:170583
  • 作者:無盡

极烬煌炎!热浪扭曲了空气,火红的烈炎划…

Copyright © 2010-2018 万安台看书网ALL Right severed 网站地图